新华社网站

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6-06 03:29:04

新华社网站  “将军,会否是敌军诡计,引将军出城,然后伏击?”副将闻言不禁大惊道:“或将将军引出城后,再以伏兵偷袭垫江。”  “还打个屁。”庞统翻了翻白眼道:“等着,刘璝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我要亲自去一趟阆中,说服张任他们倒戈。”从这里去阆中大营一路上关卡重重,要过关卡,路上花的时间未必就比刘璝从成都过来短,因此在收到消息的时候,庞统就已经决定要出发。  次日一早,蜀中以张松为首的一些世家开始奔走相告,细数刘璋在任期间一些罪状,要联名上奏,请求斩刘璋,以平民愤!

  “尔等……”张任面色难看,这些人是在逼他造反呐!   “事急从权,如今既然要用张任,说不得,当用一些手段。”法正微笑道。   迎面的山风吹拂着满头乱放狂舞,正在行走间的虎卫统领突然停下来。 第九十三章 将军末日   暗褐色的城墙下,堆积如山的累累尸体诉说着这场战争的残酷,刘备深深的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关羽:“二弟,我们撤兵吧?”   “那之后我派人前去寻妻……”   就算吕布不再派兵,单是阆中投降的那十万蜀军,就足矣让诸葛亮头疼。

  “哦?”马谡闻言诧异的看向诸葛亮:“不是庞统?”   消息迅速被传入了大营,越来越多的江东将士汇聚过来,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有些还未明白事情的整个过程的将士始终不敢相信周瑜已经阵亡的事实。   “血腥味儿~”虎卫统领抬头,冷冷的看向前方,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对鲜血的狂热,山道上空无一人,远处已经能够看到的军营也是冷清清一片,看不出有丝毫人烟。   楼船缓缓地靠近江岸,一艘小舟已经飞快的脱离楼船,顺流而下,赶去建业通知孙权,江岸上,混乱的人群随着楼船的靠岸,渐渐安定下来,却见楼船上下来几人,然后一副担架被人用绳索从楼船上吊下来,四名战士神色肃穆的上前,将担架抬起来,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吕蒙带着担架朝大营走去。   “不,这些要由你亲自去说,而且不能太过刻意,找几个嘴巴不严的世家,聊天的时候装作无意间将此事传出去。”法正摇头道。   “派人通知曹操吧。”刘备扭头,看向关羽:“王印就请他暂时保管,待他日兵精粮足,再战吕布之时,再请出王印。”   “我已命人将你妻子接走,秋毫无犯。”法正淡然道。   “嗡嗡嗡~”

  打到现在,要说刘备完全不尽力,那是假的,但相比于曹操最初那种不惜以人命来强行破关的举动,刘备这边的章法明显要慢了不止一个节奏,破损的木兽被一根根粗长的巨箭钉在地上,从上空看去,就如同一只只被钢针钉在地上的甲虫一般。   雄阔海拱了拱手道:“末将此来,负责少主安危,不问军事。”   “若是招降张任的话,我倒有一计。”法正坐在庞统身侧,想了想,突然微笑道。   “主公军令已下,胆敢阻挠者,杀!”骠骑卫队率策马上前,冷漠的目光扫过一众胆颤心惊的世家,手持一柄冰冷的斩马剑,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的锋寒,冷然道:“还不给我让开!”   法正默默地摇了摇头,目光在这一群人身上逡巡着,蜀中世家,连刘璋都能把他们折腾的半死,竟然还敢贼心不死,真是不知死活!   “将军,撤吧,将士们扛不住了,这些胡人疯了!”邢道荣杀到关羽身边,气喘如牛的拉着关羽,哀声道,他是真的有些杀怕了。   “我哪知道?”大乔翻了翻白眼,对小乔这种思维跳跃性给打败了。   “呃……小事,我去解释一下。”孟达拍了拍脑袋,暗怪庞统怎么没把这人拴牢,原本准备等事情结束之后,再私底下说明,现在看来,必须赶快说清楚才行,否则天知道最后会闹出什么篓子。

  “哈哈哈~”刘璝跪在地上,突然仰头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一股苍凉之意,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狠狠地向刘璋磕了三个响头:“主公,末将误信谗言,致使蜀中尽失,愧对主公,已无颜面苟活于世,只有一死以谢天下!”   “即是主公之命,统岂敢不从。”庞统闻言松了口气,如今他要跟诸葛亮斗,最怕的就是有人从旁指手画脚,虽然吕征从小被吕布以精英培养方式来培养,但如今不过十岁,而且身份特殊,若让他来主事,难免掣肘。   “这……”魏延不说话了,良久才闷声道:“那又能如何?”   夏侯惇闷闷的坐下来,良久,轻叹了口气,现在他反倒更希望是刘备干的,如果是刘备的话,他还能派人过去理直气壮的骂一顿,但换成吕布……   “这就叫运筹帷幄,好好学吧,别一天到晚只想着打仗。”庞统傲然一笑,那一张臭脸,配上现在不可一世的表情,让魏延有种上去狠狠揍他一顿的冲动。   一群世家纷纷让开,面对这些一言不合,直接动手杀人的骠骑卫,他们已经失去了抗争的勇气,而且那数十个家丁怎么说也是有些武艺的,甚至不少都在军中当过差,面对十名骠骑卫,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尽数射杀,想到之前在蜀中传开的骠骑卫如何厉害,此刻众人终于有了一个直观的概念,哪还敢再拦,眼睁睁的看着十名骠骑卫护送着一脸胆颤心惊的刘璋一家扬长而去。   只是还未等他的船队走出太久,斜刺里一支船队突然拦在江面之上,一艘楼船上,吕蒙带着陆逊站在船头,看着陈到朗声笑道:“陈到,哪里去,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将军放心。”偏将肃然道。

网站地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